小甜饼

努力写和自己名字相符合的小段子。

【锤基】命运(一)

But both of you were born to be kings.

在尚武德的Asgard,Loki在演武场并不受欢迎,但谁都没办法否认,这个黑头发的小王子给Asgard带来了很多不一样的东西,尽管他是那么的……狡黠?

Thor注意到他的弟弟今天有些不对,勇士们也对今天酒水正常味道感到奇怪,女士们不自觉地摸着头发,对还没有女士为自己头发变成一条条蛇而尖叫感到不安。

Loki照旧坐在角落,他轻轻地握住酒杯,琥珀色的液体在酒杯里晃晃悠悠,他闭上眼睛。

真相之火灼烧着空气,血液浇不灭火焰,在小王子开始思考要不要分割一小片灵魂的时候,火焰气势汹汹地飞腾起来,Loki灵敏的收回手腕,但他没有远离,他没有掸去溅上便装的火花,他只是沉默地看着那一团热焰中,只他一人看得到的真相。

于是他垂下了眼睑,连带着鸦羽一样的睫毛也遮住了那一双碧绿的眸子,隐约有水光在眼中泛起,但真相之火凶狠地扑面而来,让那水光幻觉一样消失了。

Loki轻松地挡下了真相之火的攻击,他只是轻轻抬了抬手,那火光好像呜呜咽咽的小狗蜷缩成了一团小小的火苗。

浅浅的蓝色覆盖上指尖,那一团小小的火苗甚至没来得及呜咽一声就消散了。

命运真是琢磨不透的东西。

房间里一片黑暗,但Loki仍凝视着真相之火最后的轻烟。

他的胃部翻涌着,作呕的欲望强烈地翻滚在他的身体里,有一种奇异的疼痛在他全身爆裂开来。

安静的房间里突然响起了一个短促的抽泣声,沉闷的,是那种压抑不住而发出的泣音。

Sentiment!

Loki轻蔑地听着那个泣音。

“Hey!brother!”金色的神明走到角落,他粗糙的大掌小心翼翼地推了推他的弟弟。不是个幻影,这让他松了一口气,又有些疑惑。

Loki睁开眼睛。

没有把主要的精力维持在分身上,房间里的Loki缓慢地弓着腰蜷缩起来,像一部被放了0.5倍速的默片,他的内脏拧巴在一起。

他对上了那双蓝色的眼睛。

房间里突然迸发出一点火光。

“Brother?”Loki露出一个彬彬有礼的笑容,他很快环顾了四周,摸清了情况,“看来没有我的小游戏你们很不习惯。”他眨了一下眼睛,“但今天可是你的庆功宴。”

“我们的,brother!”Thor亲亲热热地坐在Loki身边,搂住他亲爱的弟弟,“虽然事出突然,但很显然,我们完成的很棒。”

火光又亮了一些,蜷缩着的Loki迟缓地抬起头,他苍白的手像那道暖融融的光摸索过去。

“我真高兴你这么讲,毕竟我以为你对我的小把戏不太看得上呢。”

金发的大块头发出爽朗的笑声,他看到绿光在Loki的手上一闪而过,很快就听到刚刚和他喝酒的勇士愤怒的咆哮,但他还是选择纵容他的弟弟:“小把戏有时候也有作用,不是吗?当然,如果你能在演武场上堂堂正正地打败Hogun,我和父亲都会很高兴的。”

Loki瞥了他一眼。

火光熄灭了,Loki的喉头发出野兽一样威胁的声音,他猛地扑过去,但还是什么都没有了。他再一次把自己缩成一团,绿色的眼睛茫然地盯着黑黝黝的天花板。

“well!”Loki顶开Thor,但他看起来没多生气,“我得离开了,Brother。”他站起来,拂过Thor的额头,“祝福你。”

Thor看起来对这个莫名其妙的祝福很疑惑,但他对弟弟的善意总是乐于接受的:“这和上次的祝福好像不太一样。”

小王子傲慢地看了Thor一眼:“我真高兴你能感受出战前祝福和这个祝福是不一样的。你或许可以猜一下我是什么祝福。”他又换了一副模样,俏皮地对着Thor眨了眨眼:“不过可以给你一个提示,这是一个全新的,我的祝福。”

Loki消失在宴会上。

命运是个bitch。Loki挥了挥手把幻影散了,又弥补似的在心里想了一句。当然,我对命运女神并无恶意。

小王子如常的倚在榻上,书翻过了介绍命运之火的页数。书页按他正常的阅读速度翻阅着,碧绿的眸子中却空茫茫的。

命运是一个机灵的东西,他容易改变又永远朝着既定的方向行走。在Odin即将向众人宣布他心仪的继承人时,战争突然爆发了,谁也搞不清楚为什么,不过很显然对于掌控雷电又天生适合战场的大王子,和将魔法玩弄得炉火纯青的小王子而言,这都不算什么。战争对于两位王子而言,成为将Asgard和他们的名声传得更远的道具。

金色的王子在那些怪物面前看起来甚至是矮小的,他脸上没有挂上熟悉的大大咧咧的笑容。Mjolnir穿过了怪物的胸膛,它嗡鸣着朝主人飞去,怪物粘稠的黄色血液并没有在Mjolnir上留下痕迹,它很快并且干净地回到了它主人的手里:感谢Loki的洁癖!

“Loki!”Thor转着Mjolnir飞到最高的怪物头顶,他没有急着杀死这个丑陋又愚蠢的怪物,雷神的声音回荡在战场,然而Loki并没有出现。

天色暗下来,有闪电的亮光穿梭在云层里,年轻的雷神借力腾空而起:“Loki!”他扫视着战场,还是没有看见他的弟弟,他当然不担心Loki在这种程度的战斗中受伤,但对感觉不到Loki感到烦躁。

在身体还没有抽长到完全成熟的样子,两位王子就已经开始共同作战,尽管Loki很快就不愿意和喜欢直来直往弄得血液四溅的Thor站在一起,但为了安抚哥哥“脆弱的心理以及变态的占有欲”(来自Loki被再一次溅血时暴躁的嘲讽),他琢磨了整个月,让Thor能在战场上感觉到他的方位。

“Well”他的弟弟在第四声呼唤即将溜出口前出现了,脸色似乎比一般要苍白一点,“安静一点,速战速决吧。”

Loki消失在原地,但Thor这一次能清楚地感觉到他在哪里。

战争结束的比想象中快的多。当一个法师放弃了玩乐的心情,面对一群只知道攻击的怪物,尖锐的冰棱腾空而起刺穿了怪物应当称之为头的地方,烈焰吞噬着怪物站立的空间,又恰好绕过Asgard战士的脚步。

Loki疲惫地穿过战场,按道理来讲这种法术对他没什么影响,但谁知道这个星球居然有一簇真相之火,恰好燃烧在他落脚的地方。命运真是神奇,Loki拨弄了一下空间里的真相之火。要是他没在上战场之前偶然翻阅了那本书,估计也不会意识到那是真相之火。虽然有些困难,但还是得到了。小王子用幻术隐藏起被烧得焦黑的左臂,迫不及待地回到Asgard。

一切都有了解释。精致的书被火焰灼烧地蜷起了书页。

战役结束,很快Odin就会宣布下一任国王了,很显然,一个怪物是登不上王座的。

九界的地图徐徐展开,Loki很快选定了目的地。

【锤基】命运

这是一个简介

如果有些事情改变了,那么是不是会有不一样的发展。

简介无能,这是个Loki中心的故事,希望是个很温暖的故事。

没看过漫画,希望能以我的理解刻画出Loki,有私设。

但主cp是锤基所以打了锤基tag

应该会是一个中短篇

(另外在尝试翻译一篇锤基的英文同人,希望能在有生之年完成)


幼年神兄弟和世界树下的老人(一发完)

Loki和Thor 300岁的时候已经到处跑了,虽然他们看起来还是11、12岁小崽子的样子,但是神族的优势在那——
“Frigga,你应该对他们有点信心。”
Frigga一般不会当着孩子们的面反驳Odin,她笑眯眯地同意了孩子们出去玩的要求,在宫殿大门关上的时候,王座上出现了一只青蛙。
青蛙熟练地躲过砸下来的权杖。
“呱!”
“哥哥!我要去世界树那!书里面说,如果运气足够的话,世界树下会碰到老人,他能看穿一个人的秉性,通晓一个人的未来,勇敢者还能实现一个愿望!”
“传说故事,只有小孩子才会信。”Thor甩着他的小锤子,他今天想去森林里打猎,“我们去打猎吧,我可以给你抓一只兔子。”
Loki不喜欢打猎,脏兮兮的,一点都不好玩。
“那我要自己一个人去。”Loki不满地背着手就往世界树的方向走,这是他学他文化课老师的动作,“我不想要兔子了。”
Odin在上,Thor几乎能把所有的动物都叫成兔子,他的动物世界只有两种动物——蛇和兔子。
“我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去那!”Thor在森林和世界树的岔路没有犹豫,很快就追上了Loki。
Loki没崩住几秒生气的表情,就笑嘻嘻地窜上了Thor的背,“快走快走!”
Thor一会儿就忘了去森林的计划,扶住Loki勾住他的腰的小腿,背着他的弟弟冲向了世界树。
世界树很大。
枝叶茂盛,各色荧光的小泡泡在树叶周围飘荡。
树根狰狞地膨胀着,蔓延向地下、蔓延向远方。
它长久地伫立在哪,风霜雨雪都无法撼动它。
曾经有对世界树狂热信奉的人在世界树下献祭自己,让世界树的一段凸出地面的树根永久地留下他们的鲜血。
“哥哥,看!真的有。”Loki扒着他哥哥金色的脑袋,兴冲冲地对哥哥说。
“你要去吗?Loki,你有愿望?”
“当然啦!我想...”Loki说到一半停下来,露出一个有些羞涩的表情,“等实现了我再告诉你。不过你没有吗,哥哥。”
“谁都会有。我要守护九界,保护父亲、母亲还有你。”Thor挺起了胸膛,但又因为Loki的惊呼弯下腰,“但我会自己做到的。”
绿眼睛的小孩子撅了噘嘴:“勇敢的Thor,你一定能通过考验的。我也会用自己的力量保护你们的,但我还有个愿望。”
黑头发的小孩子朝着老人走了过去。
“我先来。”Thor扯了扯Loki。
“怎么了,你要用这个实现你的愿望了吗?”
“我先试一试。”
Thor走到老人面前。
老人睁开眼,他的眼睛没有眼黑,但低着头的样子又像看得见。
“孩子,你是来许愿的吗?”
“是的。”
老人“盯”着Thor,Thor一瞬间好像看到老人眼中闪过了一些模模糊糊的色块,但出现和消失快得让他以为是幻觉。
“你是个当之无愧的勇敢者。让我听听你的愿望。”世界树的枝干编成了一个座椅,Thor好奇地坐上去,被举到了和老人一样高的位置。
“我希望你实现那个小孩——我的弟弟的愿望。”
“我会尽力满足你的。”
座椅把Thor放到Loki身边。
“你许了什么愿望?”
“我明天想去森林里玩。我不想学groot语了。”
Loki撇撇嘴,显然觉得这个愿望很无聊:“我就可以让你实现这个愿望。”
他跑向老人。
“孩子,你是来许愿的吗?”
“是的。”Loki乖乖地低着头。
“你不是一个勇敢者,”Loki不可置信地抬起头,他慌乱地回头看向Thor,眼里水光莹莹的。
但当色块将褪出他的眼底时。
“不,你是一个勇敢者。”老人突然改口了,他甚至摸了摸Loki的头。
“向我许愿吧。”
虽然很奇怪老人为什么突然改口,但许愿的魅力显然大于对一个陌生人内心的剖析。
他坐上藤椅,凑近老人的耳朵,“我想要的是,在我眼前,除了我自己,谁都不能伤害我哥哥。”
“你确定吗?”
“当然。”Loki得意地看了眼Thor。
他不像Thor那么善于打斗,大家也不喜欢他的法术,但他会用各所有的方式保护Thor的。父亲也会为自己骄傲的,像他为Thor骄傲一样。
更何况,除了他自己,谁还有资格伤害Thor呢?
“祝你好运,孩子。”
Loki达成目的也不再做出乖乖的样子,他跑到Thor身边,“回家吧!我许了一个超级棒的愿望。”
他向Thor嘘了一声,阻止他继续问:“你会知道的。”
Loki睁着眼睛,直到飞船爆炸。

小段子

Thor总能在梦中见到Loki,一开始都是一些回忆,慢慢地,梦里的Loki活过来了。

他对Thor的新眼睛十分嫌弃。

第二天,Thor的右眼变成绿色了。

他对广场上雕塑的颜色不太满意。

第二天,Loki的雕塑闪闪发亮。

他吻去Thor的眼泪,亲吻他的额头。

他的舌头淬着毒汁,眼睛却笑起来。

Thor进入睡梦的时间越来越多。

Loki出现的时间却越来越短。

终于,再长的沉眠都见不到Loki的一个影子。

thor醒过来。

他掀翻所有的东西。

咒骂Loki。

宫门被推开。

“brother?”

哥哥和我

我有一个哥哥。

他莽撞、愚蠢、自大、粗鲁。

他在众神的祝福中出生,向来晴空万里的Asgard为他电闪雷鸣。

他生而为神。

他快乐时就是晴天,愤怒忧伤天也阴沉。

灿烂的金发由阳光编织而成,澄澈的眼眸偷窃了大海的颜色。

他和神明举杯痛饮,酒杯碎裂的声音伴随着笑声穿行在宴会间。

他从不畏惧战争,战场上的疼痛只能让他更加兴奋。

他向Odin炫耀战功,又在Frigga身边毛绒绒地撒娇。

神的生命很长,可命运多变啊!

神力蠢蠢欲动已经觉醒。

王的宝座已为他筑成。

神明身边已无羁绊。

我追求与他平等,至我生命最后一刻也绝不放弃。

我的头发含着夜空的颜色,眸色也似穿肠毒药。

我的法术让人轻蔑。

我生而被遗弃。

我追求与他平等。

可是命运多舛啊。

阳光常让人喜欢,黑夜却无人欣赏。

小段子

新Asgard金碧辉煌

广场上loki手握权杖

“殿下似乎不怎么使用权杖?”力求贴近真人的匠人有些疑惑。

“那也比匕首好多了。”

新王经过战争变得成熟而冷静。

他并不在他的臣民面前表现脆弱。

新Asgard依旧尚武,但对魔法也宽容很多。

小段子

打败thanos之后,宇宙陷入了难得的平静。

asgard新建花的时间很少。

thor开始到处寻找loki。

原来的asgard炸开之后,碎片散落在宇宙的角落。

thor尝试收集那些碎片,他们中的一部分会有loki灵魂的碎片,里面有loki的回忆。

神的生命如此漫长。

thor走遍宇宙每一个角落,收集他能收集到的每一块碎片。

却始终不能把它们拼到一起。

甚至随着他读取碎片的回忆频率渐多,loki灵魂力量慢慢衰弱。

他回到了地球,找到了doctor strange。

doctor strange也不得不承认loki是九界第一法师。

明明早就没有力量继续提供了,还能维持大型幻术那么多年。

I assure you brother,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again.

God of Mischief

LIES (二十一)完结

文章全目录

 

——————————————————————

金宫没有拒绝Thor和Loki。

Thor清晰地意识到他陷入了幻境。

一切仿佛都回到了最美好的时刻。Thor整理自己的仪容,路边的侍卫在他经过的时候向他微微鞠躬。鞠躬的弧度、第十三个侍卫眉毛里的一个小痣都和原来一模一样。这些忠诚的战士是Asgard金宫的第一道屏障,在和平时代他们有高昂的俸禄,Asgard的酒吧里,休假的战士也能得到热烈的欢迎。但一旦敌人的刀锋对准Asgard,他们也从不退缩。

Thor推开门,Odin站在王座前,Frigga站在他的身侧。

他的朋友都在不远处向他招手,父亲的庄严、母亲的慈爱,好像一切都没有变过。

好像少了什么。

眼睛一阵刺痛。他摸上去,眼罩顺势掉在他手心,他被剜掉的眼睛又重新长了出来。

他习惯性地张开了手,Mjolnir熟悉又厚实地回到了他的手心。

“你还少什么呢?”

Thor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

他抬头——他蓝色的双眼明亮地看向高台,他稍稍紧了紧手,Mjolnir低沉地回应着他,父亲依旧是威严的样子,母亲温柔的笑容也一如往常,他的朋友亲切又活泼的眼神也没有变过。

“你什么都有了。”

陌生的声音自顾自地下了定论。

“NoNoNo!”

Thor仓促地摇头,他好像是什么都有了,但又无比确凿地相信自己丢了重要的东西:“我的爱呢?我的爱呢!”他莫名有了一种奇妙的的胜利感。指尖也忍不住迸发了小小的电光。

“Jane?”

一个曼妙的身影在他面前出现了轮廓。

“No。”

Mjolnir落在地上,Thor顺着那一丝魔法气息,伸手抓住了Loki的手腕。

周围的幻想都散去了,Thor握住了Loki的手腕。

“wow.”邪神扯了一下嘴角,鸦羽似的睫毛颤抖了一点,他张嘴像是想说什么,但他终究没说。

Thor没有问,他拉着Loki走向王座。

“你的另一半神格回归Asgard了?”幻相散去后,他才感受到金宫中Loki神格的气息多么浓郁,刚回归的神格总是活跃的。

“嗯。”

Thor在王座上坐下,然后一用力,把Loki也拉到王座上。

王座本来只是一个人坐的,Thor又是一个格外强壮的神,于是王座显得拥挤。

“神格不是唯一的,”Loki和Thor一起向前看,“虽然Asgard觉得谎言与恶作剧是个微不足道又让人讨厌的神格,但它由来很久了,那本书是上一个谎言之神编的,我被骗了。”

Thor攥紧了Loki轻微抽搐的手,他侧过头看Loki。那双绿色眼睛里的冷酷被水光冲淡了一些,他的声音带着从不消退的刻薄与冷酷。

他们共同坐在王座上。

这是Loki最有野心的时候都想不到的场面。

他没有跟Thor说得更多,比如他刚刚见到了母亲,比如Frigga想把他的爱情完整地还给他,但他没有要。

现在就很好。

LIES (二十)

文章全目录

 

——————————————————————

Asgard的重建工作依然在进行之中,它最终也回不到原本的样子,索性经过两次浩劫,大家都只想安稳下来,Thor也没有什么奢靡的爱好。

Loki和其他法师一起给Asgard设了个保护罩,防止外界的窥视,自然也不会真的把传送的地方放在Asgard。他知道Tony是真心把Thor当成挚友,但他也知道Tony心里有一种永远无法消除的恐惧,会让他随时随地警惕着他们这些人。

那种恐惧因为他的入侵而产生,却绝不会因为他的战败,甚至死亡而消失。

Loki深知这一点,但他有点意外于Thor没有阻止他让Valkyrie提前离开Asgard,这几乎是把不信任Tony摆在明面上了。

Thor拍了拍Loki的手:“他是我的朋友。”Thor在“我”上下了重音。

Loki愣了一会才说:“Odin听到肯定非常欣慰。”他也无法表达现在自己的心情,但Odin一定对现在的Thor十分满意。

传送很快再次被构建。

一踏上Asgard的土地,两人就觉察到一股熟悉又陌生的魔法气息,和Loki的魔法颇有些相似。

这本身是件不太可能的事,每个法师魔法的味道基本上是和本人的身份、性格挂钩的。

Loki本身是冰霜巨人,天性也绝不违背恶作剧与谎言之神的神格,他魔法的味道就难免有些阴冷,还有一点点粘稠的甜味,因此格外与众不同。

无论在他与Thor并肩作战,或是被迫在宇宙中游历的时候,他都绝没有感觉任何人的魔法与他的有一点点相似的味道。

Thor明显也嗅到了:“有人在模仿你。”和Loki挨着的肌肉紧绷起来。

Loki斜眼瞥了一下Thor,不自然地抿了抿嘴。

这股魔法从重建的金宫蔓延开来,金宫除了驻守的侍卫没什么伺候的人了。但整个金宫绝对在Heimdallr监视之下,有机会在金宫动手脚的人屈指可数。

如今Heimdallr也不确定发生了什么,原本金宫里驻守的人突然全部被丢了出来,所有人都看得见金宫,却没人能进入它、看清它内部到底发生了什么。

Heimdallr原本只打算把Loki叫回来,Loki是最优秀的法师。

更何况“你把母亲的神格放在金宫?”

“新的Asgard最枢纽的地方就是金宫了,开始是想仿照原本的Asgard的,但新Asgard的地基不适合那种规划。”

“快走吧,”Loki打断了Heimdallr的话,“我不需要知道那么多。”他率先越过Heimdallr,但在Thor赶上来之后又比Thor慢了半步,他看着Thor边走边和人民打招呼,安静地跟在后面。

金宫近在眼前,和以前的样子竟然没什么很大的差别。


LIES (十九)

文章全目录

 

——————————————————————

“我觉得如果Odin看到你们现在这个样子是不会高兴的。”

Loki躺在沙发上 头搁在他哥哥结实的大腿上,脚交叠着搭在长沙发的扶手上:“至少他应该高兴他的两个孩子关系变得密切了。”

“我想他想见到的可不是这种密切,多了一个儿子,少了一群孙子,这可是笔赔本买卖。”

“maybe not,”Loki翻身坐起来,“爱神神格的力量我也无法阻碍,何必介怀呢。我不是还帮你测试过材料吗?虽然当时我才那么大点。你该感到荣幸。”

爱神神格让Loki自带一种亲和力,也让他更愿意和别人亲近。尤其在他神力不稳定的时候,爱神神格的力量就格外明显。

在Loki神力完全恢复的时候,复仇者们,尤其是Clint,一下子觉察出不对,Loki面对着熟悉的武器,慢吞吞地解释了将近一个小时,顺便躲掉了Thor对他的日常询问——你的女体和谁做爱了?

Thor总是不想承认,Loki的女体也是Loki,否则他绝对会用雷电来逼供,而不是用这种更温和的方式。

Loki就算为了Thor询问无果后愤怒又无可奈何的脸,也不想那么快交代——恶作剧是他与生俱来的爱好,而非恶作剧的神格给他的改变。

Tony翻了个白眼:“如果你们还打算住在这,最好让你弟弟改改他那该死的傲慢。Clint对再次被影响感觉可不是那么好。”

“吾友,我现在在这,就是为了说这件事。”Thor拍了一下Loki的腰,“我要回Asgard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我的义务由Valkyrie代劳,按协议来说,这需要你的同意。”

“当然完全可以,我很高兴你认真关注了那些小字。”

“Loki说的,那段时间Asgard需要实干的地方很多,Loki比我细心多了,协议都是他看的。他说协议对我们非常友善,应该谢谢你。”

“我相信他的原话绝不是这样。”但Tony脸色还是好看了不少。

“这是Thor式的Loki发言。”Loki扬了扬下巴,“你可以把他当成我的原话。毕竟我是Asgard的合法继承人,为Asgard感谢你并不值得惊讶。”

“这完全不像你了。”

“应该走了。Heimdallr又在催了。“Thor不那么乐意看到Tony和Loki斗嘴。

Loki站起来,浅绿色的光在他指尖活跃着,他画了一个Stephen一样的光圈,从光圈里可以看到新Asgard的样子,看起来非常的生机勃勃。

Loki和他的哥哥一起走了进去。

Valkyrie从光圈里走了出来,她就穿着战甲,手里拿着酒,不过看起来还算清醒。

“oh!这条协议拟定的太棒了!”Tony永远欣赏美人。

“sir?协议是我拟定的。”

“yeeeees!Jar is second best!”但是没人想惹Jar不开心。

“Valkyrie小姐,您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