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甜饼

努力写和自己名字相符合的小段子。

LIES (十八) 确定关系啦

文章全目录

 

——————————————————————

Loki对他的优待变少了。

Thor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一下子憔悴起来,他蹲在地上,哭得整个人不停地打颤。

眼泪不适合Thor,Loki想。

Loki用手指一点点擦去Thor的眼泪,报复的快感让他想笑,但他也确实笑不出来。

Thor想停住不哭,他咬着牙齿,握着拳头,可是没过一会就变得更加狼狈,牙关一送,他就忍不住发出抽泣的声音。

Loki从来没见过Thor这样的哭泣。

Thor一直是一个很的人,他大声地叫,大声地笑,他的快乐和悲伤都让人一目了然。

怎么会哭成这样呢?

Loki和Thor一样蹲下去,他双手轻轻地捧在Thor的脸上,亲吻他流泪的眼睛。

他们像两只小动物一样,就很不得体地蹲在地上,两个人凑得近近的,呼吸交融在一起。

“你是故意的。”等Thor平复下来,第一句话就是对Loki的指控。

在头脑足够清醒的时候,Thor很快意识到Loki的反常——Loki不是一个在伤人之后会给予亲吻的人。他擅长他之前做的,在亲吻之后立马血淋淋地抽出刀刃。

“当然,如果真的要在一起,你应该多了解我。”Loki偏头笑了笑,眼睛里的漠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Thor熟悉的狡黠。

这是一场赌博。

在Thor这里,Loki当了太久的输家了。

Loki不动声色地把Thor当成赌注,如果Loki赢了,那么Thor就是他的了,当然,一个对Thor的报复奖励给自己是必要的;如果Loki输了,他其实也没什么可以失去的了,最多伤心一点罢了。

Loki知道这一点,他把这场赌注当成一个稳赚不赔的行为。

如果是原来的Loki必然不敢这么做,他总是畏首畏尾的。他张牙舞爪的,用一种虚张声势的凶恶去试探他的兄长,又在即将触及兄长底线边缘的时候瑟缩起来。

Loki有些轻蔑地想。

从前的Loki,只有在想杀死Thor这一点上是勇敢的。

邪神常常处在一种心理的煎熬当中。他生活在Asgard,从小的教育和环境让他厌恶恶念,厌恶自己的同族。可他又天生无法克制住恶念,一遇到不公平的遭遇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倾泻恶意。

“我常常想,我或许就适合像一个怪物一样生活。倘若父亲没有怜悯我。”Loki坐回椅子上,他任由Thor在他脸上胡乱地亲着,他皱着眉头,绞尽脑汁又无比痛苦地剖开自己,“或许我当时就会死去,或许我又苟延残喘地活下来。”

Thor停下来,他不太愿意听到“Loki”和“death”联系到一起。

“我也不知道我现在为什么要说这些,”Loki注意到了Thor的眼神,他蹭了蹭Thor的脸,“但我想说,这也是谎言之神第一次剖白自己,听着吧。就当我在庆祝好了。”

“我不确定自己会长成什么样子,我对于格斗并不像你那样天赋异禀,或许会因为天生的畸形早早的死去,或许会在你打进Jothuheim的时候被你的Mjolnir锤得脑浆都崩开。”

“pong!”Loki比划了一下,有些幼稚地模仿了一下。

Thor攥住了他的手。

“不过没有我,你可不会那么早就去Jothuheim。其实更可能是这样,你还是你,父亲总有办法教你成为一个合格的王,我也不知道我会怎么样。”

事实就是这样。

Loki看着Thor,他的脸上全是泪水,但声音却一点含糊、哽咽都没有,他的表情也足够冷漠,开始还有一点点困惑,但那种困惑也很快消弭了。

“事实就是这样。”

Loki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他的眼泪好像在因为自己而流,又好像不是。

爱多让人恐惧啊!

它拔掉骗子的舌头,逼迫一个没有心的人长出心来,然后去刺痛那颗粉嫩的、新生的心脏。

以前的Loki多害怕呀!

他的世界就那么小,Thor蛮不讲理地占了一大块,还嫌弃他的世界太小,也不愿意和他商量一下,就自顾自地长大,他的世界就只能被迫迎合着Thor的生长。

他的世界随时都要爆开了,Thor又不想呆在他的世界里了,但他的世界里又没有门,Thor也不会爱惜Loki的世界,于是他想办法撕开这个狭窄的世界。

原本的Loki,为了把Thor放在自己的世界里,往外丢了很多东西,连自己都快丢了。

他茫然无措地漂浮在世界之外,看着那个快被撑爆的自己的世界,只能感觉到Thor,感觉不到自己。

现在或许不一样了。

谎言之神从不剖白当下的自己,他在悼念。

评论(1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