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甜饼

努力写和自己名字相符合的小段子。

LIES (十四)[pb1]

文章全目录

——————————————————————




Thor从没有仔细想过,Loki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神,因为Loki就是Loki。不管他变成蛇还是曼妙的女人,不管他手里握着的是权杖或是匕首,不管他到底是不是一个Asgard人,Loki就是Loki。

神的爱是被诅咒的。

雷电刺穿了爱的心脏,所以雷神的爱就格外不能带来快乐。

当Thor成年的时候,他的幼弟才长成少年的模样,他要奔赴战场,Loki就用魔法悄悄地跟在他身后,在他陷入困境的时候给他一个“surprise”。

他年幼的弟弟,为了他的哥哥,穿行在战场上,来往于宇宙间。

Thor开始惶恐。

当他的弟弟吟诵咒语,亲切地为他出谋划策的时候,他注视着Loki开合的唇瓣,用灼热的视线捕捉他鲜艳的舌尖,他想堵住他的嘴,无论是用嘴唇,用手指,还是用其他的东西。他想堵住他弟弟的嘴,最好让他失礼地流下口水,眼睛里也盈满泪光,泪水淌下来和口水聚到一起,让Loki变得湿漉漉的,越狼狈越好。

当他的弟弟在战场上握着匕首收割性命的时候,他想用手臂锢住他的腰,把他修身的战服脱去一半,Loki应该坐在他结实的大腿上,Thor会用手让Loki快乐起来,作为回报,Loki也应该用握过匕首的手给他带来快活。否则他绝不会轻饶这个小混蛋,他会用他兴致勃勃的器官在Loki的腿间试探,让他一边为前面的快乐而颤抖,一面又因为随时会被撕裂的恐惧而发抖。

后来他越来越惶恐——他不再想顾忌Loki还没有成年的身体,Loki张一张嘴、抬一抬手,随便哪里,只要Loki出现在Thor的眼前,Thor就没有办法。

他想撕掉Loki的衣服,用亲自打造的锁链锁住Loki,Loki分明每时每刻都在勾引他,却还是摆出一无所知的表情。

他的左手会按住他的脖子,右手就用点巧劲拍打Loki白皙又柔软的臀部,把它拍的红彤彤的,让Loki哭叫着求着他的哥哥填满他。

“Brother?”Loki的礼仪永远不出错,他额角被擦出了小小的伤口,他仰着头,问Thor,“你在为这些怪物按摩吗?”

Thor抬手把扔出去的锤子召唤回来,锤子险险地擦过Loki的脸,Loki身后怪物的血又喷溅到Loki的披风上:“当然不,我想试试我的新武器。”

“妈妈会骂我的,你每次都弄脏我的衣服!”

雷神开始避开Loki,避免和Loki单独相处。

Loki当然也爱他,Thor从不怀疑这一点。

在Loki慌慌张张闯进他的寝宫,他看到Loki餍足又茫然的神情,Loki那么无辜地看着他。

Loki也意识到了。

Thor看着他的弟弟,他爱恋的人,轻轻推了推亲吻他的女神,他本来不准备推的,但他心脏被来回撕扯,以至于觉得自己随时能吐出血来,于是他把女神推远了些,防止女神嗅到他喉口的血腥气。

也是因为他毫不怀疑这一点,他才不敢——如果他能一个人承担乱伦的罪名和惩罚,他就独自承担,自愿接受Odin和Frigga愤怒、失望的眼神,洗去和Loki同源的血脉,好让乱伦的罪名离开他们的诉讼状。但他们竟然相爱,那么当他们互诉衷肠,一个人的血液将流淌着最污浊的河水,其中流淌的毒液能让罪人时时刻刻感到痛苦;一个人的血液就被滚烫的岩浆替代,被烧灼的痛感会持续到他咽气的那一刻。

Loki离他越来越远,在刚开始的时候,他困惑于他哥哥模糊的疏远,但一旦确定了,Loki就倏地收回试探的手,表现出完全不在意的模样了。

可是Thor还是感觉到,Loki未曾停止的注视。

但Loki绿莹莹的眼睛变得深邃,柔和、稚嫩的棱角变得坚硬,银舌头变成小小的匕首,一下下刺在Thor的心上,也从未停止。

神啊,神的生命是如此漫长,当他竭力克制自己移开视线,假装看不到Loki,假装他们之间只有热忱的兄弟情,他似乎也骗过自己了。

他和所有人勾肩搭背,把喝尽的酒杯摔倒地上,蓝色的眼睛里永远爽爽朗朗。

他和Loki就好像也是兄弟情了。

“我们血脉相连,不是吗?”Loki的成年礼的第二天晚上,Loki出现在他的床上,醉醺醺地抱住他。

Thor没有说话,轻轻地摸了摸Loki脖子上的吻痕——Loki适合一个热情的爱人。

他和Loki抵足而眠,好像真的是一对心无杂念的兄弟。

雷神的坦荡给了所有人,他不伤害任何人,除了Loki。

你看——

雷电刺穿了爱的心脏。

Thor不喜欢这个故事。

评论(9)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