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甜饼

努力写和自己名字相符合的小段子。

LIES (二)

文章全目录

——————————————————————




使用复生咒后,施咒者会虚弱很长一段时间,而且需要大量的神力补给,按Loki的力量,Asgard估计只有Thor能供给Loki需要的神力。这点Loki并不是很担心,而在剥夺爱后,对Thor短期的爱冷感也会让Loki不至于又被冲昏头脑。

但他毕竟是有一些顾虑的——对Frigga的,和他自己的一些小私心。

Loki躺在阳台的躺椅上,他并不犹豫用自己对Thor的爱换回Frigga的决定,但他恶作剧的神格尚未付出,恶作剧的灵光在他的脑中迸溅,他狰狞的爱欲在血管里扭曲地咆哮,随时随地准备凿破他的血管,让他一下子融成一滩烂肉,他得安抚它,安抚这个不该存在也即将消失的东西。

他有好办法了。

或许是因为Odin的赐福,Loki对变形术的天赋能让所有人赞叹。

在阳光下,一具女性的躯体代替了Loki的男性驱壳,他结实的肌肉隐没了,变成女性柔软的驱壳,脸上棱角也柔和下来。

他得为他的爱欲讨点赏赐,它那样沉默地存在了那么那么长的时间,总该有点奖励吧?

他也得为即将献祭的恶作剧的神格讨点奖励,做一个有趣的恶作剧。

这会是一个可爱的恶作剧,不会有任何人为这个恶作剧受伤,所有的安排她都已经想好。

Frigga会安心地复生,Thor会有一个他想要的弟弟。

Loki细致地修理眉毛,小心翼翼地戴上蓝色的美瞳,涂好唇膏,换上红色的裙子,把金色的长发笼在胸前——把所有邪神的迹象全都抹掉。

她把戒指交给幻化出来的男性Loki,感受了一下Thor的位置。

再次睁开眼睛,Loki出现在一个酒吧的卫生间里。

Thor在一个小酒吧,看上去已经有些醉醉的,松懈地靠在椅子上,但Loki了解他,知道他澄澈的蓝眼睛并未染上醉意。

她挂起笑容,走起路来也曼妙得就像一个女人。

Loki只想做一个恶作剧,她的恶作剧不会打扰到任何人,但当Thor的蓝眼睛变得格外机械的时候,她还是有点不高兴。

It is a secret.

It is mischief.

I am Loki,the god of lie.


评论(4)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