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甜饼

努力写和自己名字相符合的小段子。

LIES (一)

文章全目录

——————————————————————




Frigga的私人图书馆收藏着无数的魔法书,Loki几乎阅读过所有的书,当然也包括禁书,他对于魔法的天赋让禁咒失去效用。

复生咒就在一本署着GOL的书上,书上的魔法看起来荒诞可笑,但封印书的禁咒却是Frigga亲自下的。他没有破坏禁咒,而是用了一点小把戏绕开禁咒,读到了里面的文字。

复生是禁忌的。

当Hela仍然掌控Niffleheim时,无人能从死亡之神手里窃取灵魂。但当死亡之神陨落,复生的咒术便吹走身上的尘埃,在魔法的禁书上熠熠生辉,鬼魅地勾引着企图颠倒生死之人。

然而,即使Hela陨落,复生咒的条件也极为苛刻——祭品之一是神格。

神格带来力量,也是阿喀琉斯之踵。

但这个并不难以理解,命运永远公正。

Loki是恶作剧与谎言之神,他如此具有天赋,他在王座上成就神格。

神格、爱,就能换回Frigga。

这很简单。

他开始割裂他的神格,比起神漫长的生命,割裂神格也没花费很长时间,但神格割裂后,他的精力远没有以往好了,神力恢复速度也远不如前。

Loki闭着眼睛,摩挲着禁书,感受着书上Frigga的魔法,这几年母亲留下的魔法痕迹越来越微弱了,原本只要放在屋子里,Frigga的魔法痕迹就能充斥整个屋子,现在只有触摸上去,才能微弱的感受到那种熟悉感。

爱,普通的爱是不够的,要足够厚重、尖锐的爱才能重塑爱神的神格。

Thor,Thor,Thor……

雷神的名字在他的身体里横冲直撞,撞得他疼痛不已,但他常常习惯在这种疼痛中觉察出一种快乐。

在一天晚上,他突然梦到Thor,梦境内容已经模糊了,但他醒过来,白色的液体在腿上也蹭了一些,他慌慌张张地把身上弄干净,匆匆忙忙地冲到Thor的宫殿——他甚至忘了他的法术,他心里有什么要破土而出。

Thor、Thor、Thor……

“Loki,怎么了?”Thor轻轻推了推金发的女神。

Loki没有办法了,毒液侵蚀他的身体,血管里奔腾的全是Thor滴下的毒液。

Thor带来的疼痛从不停止,Loki只能委委屈屈地把自己浸在毒液里,却愤怒地发现Thor沐浴在阳光底下。

Thor永远不受阴霾打扰,Asgard的阳光格外偏爱他。他接受着世界上所有美好的馈赠,他的骄傲自负也是金灿灿的,一点儿也不让人讨厌。

Thor对他的爱比任何人都多,但或许骨子Loki里就是一个怪物,他一面享受这样的偏爱,一面无法抑制地嫉妒着Thor,嫉妒他金灿灿的性格,以及其他人给Thor的偏爱。

Loki想把Thor拉进毒液里一起被侵蚀,但阳光下的Thor却永远能短暂得愈合他,即使毒液会再次破坏他,疼痛会再一次袭来,他也沉溺在那种短暂的安慰中。

于是Loki又心软了。

可是后来,Thor越来越年长,他似乎已经不偏爱任何人了,Loki能从Thor那接受的安慰越来越少了。

Loki睁开了眼睛,Midgard的阳光没有思想,于是Loki也能获得和Thor一样的光。

Loki双手叠在小腹处,手上戴着一枚戒指,里面装着一些有意思的小玩意,对他也能造成一点伤害。

但他还是接过了戒指,Loki想要安定下来,他太累了,他太疼了,他意识到了,他的疼痛会一直延续下去,他也不想疼了。

况且Midgard比其他地方也安全多了,复仇者总在战斗。

Thor不怎么来Loki的公寓,复仇者和重建Asgard让他时间少了很多,他的独眼里渐渐盛上Odin式的威严。

当他们仍以为血脉会连接着他们时,Thor也没那么喜欢和他在一起——Thor是一棵参天大树,他庞大的树冠裹住所有的阳光,长得郁郁葱葱,体内的善良和爱意多得溢出来,Loki只是其中一个感受他爱意的人。

仅此而已。


评论(4)

热度(84)